• 首頁 > 美文欣賞 > 正文

    赤腳挑“魚湯”

    發布日期 : 2020-06-09 點擊次數 : 來源 : 《山東教育報》(綜合版)

    李良榮
      陽春三月,我陪著93歲的老媽,坐在嘉和社區新樓陽臺,品著早開“六月桂”和長壽花的縷縷清香,聽老人講65年前赤腳挑“魚湯”的往事。
      20世紀50年代,農民生活艱辛。腌魚池撈出魚后的腥水,被當地人稱為“魚湯”,是老百姓的搶手貨。村民挑回家里,用大鍋燒開,除去雜質,冷卻沉淀之后裝壇,成為比“御膳”還順口的“味極鮮”。調餡、炒菜時,倒上點魚湯,格外出味兒;在瓷壇里腌疙瘩頭、青菜梗,加上些金貴的魚湯,就備下了一年又鮮又脆的“下飯菜”。
      谷雨過后,正是魚滿艙的黃金季節。在石島漁港西側的水產加工廠腌魚池,腌好的鲅魚、鮐魚出池晾曬的第二天,俺村兩位鄰居得到“內部消息”,我的母親跟著她倆,步行20里路去挑“魚湯”。
      那天一大早,仨人身穿大襟夾襖,挑擔出行。六只空鐵桶在擔杖鉤上晃來晃去,“吱扭吱扭”地響著,挑擔人“又是秧歌又是戲”,沒過多大一會兒,就趕到六七里路外的“流口”。這里是湛藍大海對接鳳凰港小海的激流通道,是到達對岸的必經渡口。仨人脫下鞋襪,挽起褲腿,蹚著沒過小腿的海水,登上擺渡的舢板,解開手絹,交上五分錢紙幣的擺渡費,渡流人搖櫓橫渡,平安到達西岸。下了船,挑著擔,提著鞋,蹚著水,上了岸,沿海邊金燦燦的沙灘南行。走到北車腳河村東海邊的陡峭礁石上,坐在石邊洗腳。剛打算穿上鞋襪趕路,突然,幾米高的滔天巨浪呼嘯而來,猝不及防的仨人提著水桶倉皇而逃,鞋襪全部被卷進大海。赤腳攀過十幾米懸崖小路,登上公路后,路上行人說:“眼瞅著掀起一個大浪,就要把你仨卷走了,你們真是命大啊!”
      她們低著頭,紅著臉,緊貼路邊南行。臨近素有中國北方最大漁港、北方“小香港”之稱的島城,三人停下腳步,都覺得赤腳上街丟人現眼。本想買雙布鞋,可再次解開手絹一看,僅有買“魚湯”和擺渡的不到一塊錢,哪有“預算外經費”啊?只好用頭巾把臉包得嚴嚴實實,光露一雙眼,把褲腿盡量放低,遮住腳面。
      走到石島水產加工廠腌魚池附近,只見地上曬著剛出池的咸鲅魚,一排排架子上掛著魚干,幾條大鯊魚干將近有一人高。她們笑著說:“咱這輩子,要是能撈著這樣的大魚吃,多好啊?!眲偟诫玺~池,心細眼尖的加工廠女職工,發現了來者的“隱私”,笑著問:“今天怎么來了三位‘赤腳大仙’?”仨人的臉刷的一下子紅到脖子根,低頭說了事情經過。
      頭一回看到3米見方、3米深的石砌“大魚池”,仨人頓覺眼暈。沿著陡立臺階,扶墻下到池底,一瓢一瓢把“魚湯”舀進水桶,一步一步提到上面。那位女職工同情赤腳挑“魚湯”的農村婦女,請示領導“開恩”,免費讓三人各挑走40斤“魚湯”,她們一齊鞠躬致謝。
      緊接著,她們把提前準備好的高粱稈放進桶里,防止“魚湯”濺出來。赤腳挑擔,越走腳板越痛,越挑擔子越重。20里的返程路,咋就這么長?走一段,就在路邊把水桶放穩,坐在地上喘口氣,歇歇腳,餓了就啃口涼粑粑,嗓子發干,也覺著香。
      折騰大半天,好歹趕回村里。剛進村,后面馬上跟上了一大幫孩子,邊跑邊喊:“快來看啊,來了‘赤腳大仙’啦!”一進家門,母親從水缸舀出涼水,一口氣喝了大半瓢。顧不上洗腳穿鞋,就把“魚湯”倒進大鍋,“呱嗒呱嗒”地拉著風箱燒火。燒開鍋后,鍋里“咕嘟咕嘟”冒著白沫,母親用勺子撇出泡沫雜質,直到火靠成醬紅色的優質“魚湯”。當天晚飯,用“魚湯”涼拌白菜心,全家人都說:“鲅魚湯真鮮!”
      一晃60多年過去。潮起潮落的流口,早已架橋筑路變通途,北部的小海變成美麗的鳳凰湖。6年前,八旬老媽喜遷嘉和社區新樓,圓了世世代代農民的“住樓夢”。
      眼下,老媽背駝了,腰彎了,唯獨那飽經磨難的雙腳,竟然“返老還童”。腳板沒長墊、沒變形,腳跟不裂口、不爆皮。每次回家,我都從太陽能熱水器里放出熱水,端給老人洗腳。老人邊洗邊說:“哪朝哪代也趕不上現在的社會好啊!”她笑得那么開心。
    中文有码国产精品欧美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