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美文欣賞 > 正文

    《紅壇》記憶

    發布日期 : 2020-06-09 點擊次數 : 來源 : 《山東教育報》(綜合版)

    羅樹華
      1963年秋至1965年秋,在曲阜師范學院東餐廳和中文系男生宿舍樓西側,學校北操場東首體育器材室的南外墻,辟有一塊七八個平方米、名為《紅壇》的黑板報。這是當時中文系學生會主辦的發表學生習作的園地,也是中文系學生生活志趣、學習經歷、思想情感、表達藝術的展示臺。
      這塊由中文系學生自己編輯出刊、每月一期的黑板報,看欄目,有“往事留影”“暖心鏡頭”“閱讀感悟”“新作點評”“未來在召喚”等;看體裁,有短詩歌、小散文、微小說、隨筆短論等。詩文有長有短,編排橫豎搭配。配上或楷或隸或顏筋柳骨的各式標題、意趣繽紛的題圖尾花,整個版面形色聯袂,圖文并茂,渾然一體,賞心悅目。
      每當飯前飯后或課外活動時間,總有不少同學駐足《紅壇》前觀賞品評。而當新一期刊出,圍觀者更是層層疊疊,密不透風。我是閱讀《紅壇》的???。在這里,沒有缺少獨立思考的尋章摘句,也沒有角角落落的奇聞怪事?!都t壇》的作者和編者,似乎都銘記著書寫“身之所歷”“心之所明”的古訓,守護著“珍惜祖國語言文字”這一中文系的“寫”之流風,往往在數百字小文、一二十行短詩的篇幅內,便能呈現出鮮活真切的學校生活:小學生初習毛筆字時生澀稚嫩的動作姿勢,放聲朗讀時的興奮、專注,為村民表演扭秧歌、?;ü?、打腰鼓時的歡快場面;中學生破解文化課難題的“釘子精神”,參加支農勞動時城鄉學生的不同感受;學校文宣隊演出體現勞動美的《采茶舞》、反映軍民魚水情的《洗衣歌》時的奔放熱情;上大學后,二三同學在校圖書樓、花園涼亭間或學生宿舍里,共品經典、切磋習作、互勵共勉的溫馨畫面;以及中小學老師的嘉言懿行、大學老師的要言妙道等等。十幾分鐘時間即可遍覽《紅壇》上的袖珍詩文,感知作者對人生足跡的精心采擷、細致描畫,體味滋養年輕一代健康成長的清朗和暢的環境氛圍,自是快事一樁,何樂而不為?況且,有些詩文“創意造言”,讀之提神,品之養心,歷久難忘。一位作者讀了葉圣陶先生《教師下水》的短文,飛馳想象,在平靜、舒緩的詩句中,描摹出他未來在作文指導課上結合自己的寫作體會,現身說法、“以文導文”的場景,別開生面,令人頷首。有一篇《真人模樣》的隨筆,作者通過對日常生活現象的勾勒,給陶行知先生所倡“學做真人”中的“真人”畫了像:言實、情真、理正、行端。見識精致,言簡意賅,可謂“意新語工”的感人之作。
      “新作點評”欄目的設置尤其讓我感佩?!都t壇》的編者是在完成自己課業的同時,編輯并刊出一期期板報的。但他們不滿足于將同學們的文稿悉心整理、認真編排、準時刊出,做中文系學生創作成果的熱誠展示者;他們還另搭平臺,開設“新作點評”專欄,由編者揮筆上陣,對當期有某種寫作特點的習作作“一分為二”的評點,以“助益于同學們鑒賞、寫作水平的進一步提高”(《開欄的話》)。在我的印象里,借助各式評論對相關問題直接發聲,表明編者的態度主張,闡揚編者的價值理念,是厚重傳媒的常見現象,是大格局、高境界的媒體人踐行媒體宗旨或自身使命擔當的應然之舉和固有風范。區區《紅壇》的幾位學生編者以自己的審美感受和價值取向對同學們的習作評長論短,坦陳己見,愿望雖好,但要“點評”得恰切、服眾,對讀者確有“助益”,還需要學識積累和筆下功夫。欣幸的是,《紅壇》的編者不但信心滿滿,“點評”不輟,還做得鏗鏘作響、風生水起。他們撰寫的思路開闊又邏輯嚴謹、直言長短又入情入理的“點評”文章,如同給《紅壇》平添了亮麗一景,吸引得同學們爭相前來“拜讀”,“新作點評”也成了最吸引讀者眼球的“看家名欄”。這得益于編者公允的審美判斷力和文質俱佳的筆力;更離不開他們“為學修己”“立己達人”的自覺意識和服務讀者、心系未來的暖暖情懷。
      1964年春至1965年秋,我先后在《紅壇》上發表過三篇不同體裁的短文。不承想,竟被細心的編者放在一起作了評介。不同的是,“新作點評”欄內的文章通常是就《紅壇》刊文的思想內容和表達技巧做評點,這次卻是從多文體練筆的角度給予熱情鼓勵。且看“點評”文章《為了未來》的幾個主要片段:
      “中學語文教科書多文體并存的現實,要求教師既要熟知諸文體的相關知識,又要具備相應的寫作能力。不但要能講給學生聽,還要能夠寫給學生看。
      這種讀寫之能從何而來?就我們在校生而言,最實際的辦法是未雨綢繆,在校期間就要深研讀寫,特別是要自覺地進行各主要文體的寫作練習,在訓練實踐中領悟、把握其筋骨脈絡、精神內核。做到講可深入淺出,寫能得心應手。
      教師有了召之即來的知識儲備、從容施教的讀寫能力,我們做中學生時曾經遇到的“滿堂灌”的閱讀教學、“隔靴搔癢”的作文指導,或可終結;我們喜聞樂見的師生互動、情理相融、生動活潑、優質高效的語文教學,將成常態?!?br />   幾篇小文引出《紅壇》編者這番聯想和議論,非我所料。不過,這又進一步表明,他們所關心關注的,不僅是中文系同學們的讀寫特別是寫作能力的提升,更有我們畢業后所從事的語文教學……
      點贊,為《紅壇》的編者,那些“抽穗揚花”的年輕人!
    中文有码国产精品欧美激情